=堇言

瑞金/雷卡/轰出 不拆可以逆
也可以嗑别的,但是婉拒嘉金


我永远喜欢宸薇。(*ฅ́˘ฅ̀*)♡

no title.

前一阵子写的小段子放过来。
代理性孟乔森综合征paro,大概就是以伪造他人生病的现象来博得注意的精神病征。不懂医学有不妥的地方多指教。


有部分R级描写。


——————


时光从没说过要等待。


收藏了5年的Suede的专辑终归还是被低价贩售,压在箱底还没能尝鲜过的廉价烟支会被丢进垃圾场。过往的热忱早就随年轻的日子离去,哪来那么多旧情绵绵。再说,splendid也认为自己不适合怀旧。


比起那些,splendont此刻微微扭曲的表情倒是正合他意。针管刺破皮肤的痛处不同于分手前打的最后一架,当时并不觉得有多疼。这更像是一场革命,历史需要推动,而他们的结合早就不能适应彼此的价值观,融于现实。splendid早就记不得了那之间的过程,只是觉得脸上的淤青渗入肌肤,混合进骨髓里,都成了释然的感觉。


于是他们都以为感情被切断,被活埋在地底苟延残喘。


时至今日的重逢,却又成为彼此藕断丝连的原因。见到因为病痛而失眠熬出眼圈的splendont,那些自以为消失的东西又偷偷的在splendid心里头生根,萌芽。如同喝了几瓶没有调和过的波旁威士忌,splendid毫不顾忌的开始动手,以医生的名义往splendont的血管里注射对他的病症并没有作用的药品,每次都参着一点点吗啡,让他渴望,让他窒息。


现在splendont就是个酗酒的醉鬼,醉意贯彻大脑,下意识不再去阻止splendid拥抱他,蚕食他,贯穿他。


他将滚烫的躯体拥入怀里,任由splendont失声的尖叫,在自己的背上留下抓痕。和多少年前的夜晚相同,他只要口是心非的贬低自己的技术,splendid就去咬住他的喉结,狠狠地挺两下胯,逼得splendont缠在他腰上的双腿将他拉得更拢,下面紧紧的含住自己的小兄弟。比毒品还要诱人致命。


他咬破下唇,硬生生的吞下腻死人的呻吟要他滚,再给他假药就打爆他的脑袋。splendid却一点儿也不慌,说你尽管来,我会在那之间先干死你。纠缠不清之间不只是谁先嘶吼了一声,释放后的气味和药水味相媲美。splendont瘫软在病床上,喃喃只有两个人明白的话语。


don't remember me,splendid.他说。


dont,remember me.


他听见他说。


Fin.

评论
热度(14)

© 香蕉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