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言

瑞金/雷卡/轰出 不拆可以逆
也可以嗑别的,但是婉拒嘉金


我永远喜欢宸薇。(*ฅ́˘ฅ̀*)♡

荆棘果

小清新(屁。不会写帅帅的双英。自己写着爽。

splendid→splendont
含有红微的描写。接受不了还来得及撤退

-Fantastic-

Said splendid

十二月才刚开始,大雪就不留情的淹没了美国大大小小的街道,气氛冻结得比辛辛那提的废弃车站还要安静。我想起上一次见到giggles时,她的头发才到肩头,红色的大蝴蝶结分外惹眼,缎带惬意的摆动身子,一如她漂亮的外表讨人喜欢。但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现在不了。此时她正怏怏的坐在床头,头发已经垂到胸前,杂乱的缠绕在一起,看上去活似个疯婆子。那个红色的蝴蝶结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留下她自己欢快的比划着肢体,向我阐述如今唯一能让她快乐起来的故事。

而你就是她故事里的男主角,个高人帅头脑聪明,可惜不如giggles健谈,这让我联想到了劣质小说里的冷酷CEO。她提到你第一次牵起她的手,温度不比纽约冬日午后的青阳低凉。鼻头染上一层冷红,用不着说话都足够暧昧。你闭上眼睛,giggles就抬起头去亲吻你的眉目和嘴唇,替你脱口而出廉价的爱与永恒,渲染了整个晚秋的故事,头脑难得的不思考,无知的跌撞向未来,握着利刃把这一切的悲哀悄然邀请到来。

她是我的病人,因你的事故而严重抑郁的好姑娘,只身一人蜷缩在房间角落挣扎祈祷着英雄的救赎,顶着两个可怜的眼圈一步也不肯迈向未来。

——

你葬礼的邀请名单上也有我,尽管只是为了推进对giggles的治疗。场面还算盛大,结束的却也早。听说那是因为你生来就是个喜静的闷胚子,像是虔诚的教徒经常一个人偷跑去哈沃德诺斯堂作祷告。耶稣却只赠与了你一个像样的十字墓碑。那是我头一次见到giggles描述的你,碑架上贴着你生前的模样,盎然的红发和你的冷冰冰的眼神一点也不搭调,我忍不住猜测你其实对这场死亡毫无畏惧,甚至是在蔑视它的到来。

你总是那么骄傲,却会搭着四号线地铁跑到大街上低下头为恋人送上一杯新鲜的热巧克力。giggles是这么说的,对不对?

早已见惯了生死,我无非也只能为你的离去做个形式上的哀悼,愿你一切安好。我想我能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安静,起码此刻我一点也不想带在黑压压的哭泣声里头,我还有不少医疗报告没做完,这一切都压得我喘不过气。嘿,看得出来你可真受欢迎。然后我提起外套就告别了你的灵堂。

 

圣诞的前夜冷得要命,我差点儿没打出喷嚏。偶尔听见风调皮的呢喃在我耳边,突然有些口渴,迫不及待的想要尝一杯热巧克力。

——

giggles把你看做英雄,虽然没听说过你是否真的像电影那样外穿过内裤,也看不出你会有披着蓝色大外套作为披风的嗜好。十有八九是她自己的想象,她把我也编纂进去了,我是救人于水深火热之中却连连失手的英雄,而你是不屑于名利比我要伶俐得多的低调正义使者。我为此打抱不平,质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样你就是她一人的英雄,而世界还有我。听上去幼稚又浪漫,你要是听到了兴许会给她一个作为道谢的吻,看她现在喜滋滋的表情就知道。

 

从她作为病人带着你闯入我的生活已经过去不少日子,我治过的抑郁症不止giggles一个,但你和她都有让人魔怔的力量,在她情况逐渐好转的日子里我也像是掉进了她的故事里,盯着水里的投影,想象你生前的每一个动作。

 

按你我的性格来说,如果真要成了英雄说不准会打起来。举起海里的巨鲸与你对峙——然后你推动宇宙里的彗星碎片砸到我身上来——在精神患者的世界里一切无所不能,大学四年里教授把这句话灌输给我无数遍。所以兴许干完架后我会试试向你搭讪,这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英雄,而世界还有我。

 

你的一部分骨灰被承载在狭小的木盒子里,就放在giggles房间的窗台上。月辉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它。人烟稀少,月色正好,这时候和splendont接吻多合适啊。我想到。

 

——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

 

 “这听上去太荒唐了!”

Lumpy是如是评价我对你的觊觎和怀念的。我对此表示苟同,却难改掉习惯。

Giggles一直以来跟我描述你的经历,现在每一个字都捻熟于心。起初只是像普通医者那样记录她的话语,现在那本有些泛黄的记事本却成了我的珍藏。你离开地太措不及防,我只得从别人的回忆里了解你。痛苦的是还没来得及拥抱你,更多的是萦纡胸腔的喜悦。我敢打赌没哪个单相思像我这样……从他人的口中听闻你的故事,从你的遗像前记住你的模样。

Giggles的治疗已经到达了最后阶段,我也已经无心管辖,将这些一并扔给了助理。一个人懒散在家里,以烟酒作伴,反复翻阅你的故事,lumpy有几次还打算把我送到另一个心理医生那里——但作为心理医生的我自己早就清楚,这样的情愫就像是奔跑在莫比乌斯环上,没有开始和结尾,不肯撕裂这条道路也不肯离开。

我这一生所能拥有的关于你的回忆,在几十年的人生长河里,毕竟只是零星。*  

 

——

 后来的日子里,烟酒不再是我消遣的对象。我独自踏上了旅途,专挑那些冷门的风景。你不比那些冷清又生机勃勃的风景好到哪里去,但正因如此,我坚信你会和我眼里的一切相呼应,相互拥抱,假设这一切都是你的花园。我去亲吻铺满青苔的墙垣,虔诚得像是在和你调情,不用考虑你是否脆弱,能够明白我的苦心,接受我的好心。*我试着开口说着giggles也对你说过的单词,按lumpy的话来说,这大概是比悲伤还要悲伤的故事了吧。我总要离开,纵然再过荒唐我也知道自己无法停留。毕竟你已经驻足,哪有什么理由跟我一起走?

乌克兰的火车隧道布满了藤蔓,它们密密麻麻的簇拥在一起,恰好的遮掩住我从giggles那里偷偷带走的骨灰盒,同那个夜晚的月光一般抚摸他刻着你的名字的纹路,我们总要再见。就算是来世。

再见,splendont。为了再见。*我对自己说。 

 

 

Fin.

 

 

*号部分是摘录的句子。

评论(6)
热度(12)

© 香蕉皮 | Powered by LOFTER